鬼故事 - 很很撸_很很鲁_狠狠干_很很鲁在线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鬼故事

鬼故事

“空山白雨,阎王娶妻。活人勿视,百鬼回避——!”突然,犹如戏子唱戏的怪异声调响起,木门嘎吱嘎吱的打开了。

  湿润的舌尖在我的唇瓣打着圈,一点一点的咬住我的唇瓣,我吃痛忍不住微张开嘴唇,却被突然溜进来的舌头相互纠缠着,唇齿相依的感觉让我的双手不由得攀上他的肩膀,浑身软绵绵的像滩水软在他的胸前。

  裙摆被推到了胸前,灌进一大片的凉意,那轻微的酥痒感让我不禁弓起了身子,迎合着他的触摸,这种感觉怪极了,修长的两条大腿被他轻轻的分开,我不安的想要睁开眼睛看清他的容貌,却被一缕布条蒙住了双眼,只来得及捕捉到他左手拇指上的碧玉扳指。低沉性感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我会轻点的”0 \8 u5 \& X, P' g. |

  那种空虚的感觉,让我不自主的想要抓住,很难受。忽然一种撕裂般的疼痛从下面传来,让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f: w! n' k& M* z3 v

  我赤着脚打开了房间的灯,确认刚才只是梦,我才稍稍放下心来。无力的靠着墙瘫坐在了地上,说到底,梦并非是梦,而是我十四岁那年真实发生过的。

  外人都不知道我家的秘密,每当我们家有女孩儿出生,全家人的心情必定是沉重的,有一丝的喜悦。那和重男轻女有关系,只是因为多年前的人鬼契约,我们家世世代代的女子,都是要嫁给‘阴人’的。所谓阴人,压根就不是人,据说是地府的鬼。

  很小的时候,我见过我的小姑姑在夜里被强迫披上了白色的喜袍。错,是白色的,和多年以后我披上的白色喜袍是如出一则。因为她嫁的不是普通人,不穿红色,必须是白色。脸上的妆容不算好看,而是诡异的看上去很渗人的那种,脸上被粉扑得白得吓人。

1 Q- ^$ g" K. t: W7 w' N, b  我们家的人和村子里的人来往甚少,就是为了不让这个世世代代都要执行的秘密被外人知道,奶奶说,一旦得罪了‘阴人’,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3 ]3 O0 D/ ~4 [& n' Q

+ A' w5 d6 P/ x6 G  和小姑姑的尸体一起被掩埋的还有婚前‘阴人’送来给她的信物,听奶奶说每次的信物都不一样,因为并不是嫁给同一个人。每当我们家有女子快到十四岁,信物就会凭空出现,那时候,全家人的神经都会紧绷起来,并且开始准备婚事,为此,我对信物的事记忆犹新。

8 Wr$ E+ n6 }' p/ N" |w 我是唯一一个在和‘阴人’结婚之后还能活到现在的,过去我们家的女子在和‘阴人’婚配之后活不过半年,更多的是在新婚之夜就死掉了。那噩梦般的一晚之后,我被爸妈带到了现在的城市生活,就是为了摆脱那个村子噩梦般的过去。四年了,我以为我能忘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忘掉自己跟‘阴人’结过婚……可最近我老是会梦到那晚发生的事,连续半个月了,我快疯了!: F; N" ?* [' }' m

+ v9 \3 i. H: D9 w! M  房间的门被敲响,我惊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差点把我吓个半死。妈妈担忧的声音传来:“小音?你事吧?”

  妈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我惊恐的样子,她不解的朝地面看去。当她看到那块玉佩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这玉佩……可能是我不小心带到这里来的吧,事,我拿走它,你好好睡觉。别相信疯老婆子的话,这世上有什么鬼神。”+ o' ~0 E: m; j+ a& J" {" e" C

后来我妈疯了一样的找到我,把我从那间挂满了白布条的小屋子里抱了出来,那时的我,经历了打击和惊吓,整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呈痴呆状。

# P4 T8 u1 M: ~1 Z/ U 这原本应该在村子里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尽管妈妈有意安抚我,说是她带到这里来的,可我还是不信,她当时并有把玉佩捡起来,天才刚蒙蒙亮她就带着我离开了村子,怎么会带走那块玉佩?; u! u. l" J; ^% H/ O- [

妈走后,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敢关灯,不敢闭眼。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学校走去,要高考了,我不能因为这件事分心,能不能考上好的大学预示着我未来的路怎么走。+ G( {/ C* G5 Y' f2 B4 [6 Q

走到校门前的时候,突然从一棵树上窜下来一直浑身黝黑的猫,它怪叫一声站在不远处盯着我看,绿油油的眼睛仿佛能洞察一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它看我的眼神那么的怪异,不像一只动物……

以前听奶奶说猫是通灵的,黑猫是其中之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昨夜的事已经让我整个人都敏感起来。* R% @8 H% ]4 M- @

/ L) Z& d) ^" gH7 X   保安老头叫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六十多岁了,身材瘦小,皮肤已经有些皱巴巴的,以前见他精神头很好,但是今天脸色明显很不好,白得吓人。( u, ~0 S, mL, Z/ K% C0 \1 Q8 N* j

  我心跳加快了不少,拍了拍自己的脸,提醒自己别太敏感了,那黑猫应该是保安老头头养的,仅此而已,尽管我之前并不知道他养了只猫……" G7 m% L3 n$ x, l5 j

  我有些狐疑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前排的男生赫源突然转过头对我说道:“我快死了……”

  我懒得理他,拉开了书包的拉链,刚把里面的书拿出来,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书包的最底下,那块雕刻着龙的白色玉佩静静的躺着,我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 X: Q# Y3 d0 ]0 K. s+ i4 [8 L

P6 W7 d1 M0 u. _  我恼怒的问他:“你笑什么?!”

  看着书包挂饰上的金属物质在他脸上划出了一道几厘米长的血痕,我又有些内疚。正要道歉,他却转过了头去用怪异的音调唱着刚才那几句话,这让我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那犹如戏子唱戏般的曲调……

; l0 j& t0 a8 B/ {) y( x   我把手伸进了书包里,攥着那块玉佩跑出了教室。学校高高的围墙外有一条小河,我走到围墙边,用力的把玉佩甩了出去。做完这一切,我拖着快要虚脱的身体往教学楼走去,只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四年前就该结束了……

& e* E/ w/ [|! i: T   他眼睛、鼻子、嘴里都在冒着血沫子,他绝望的看着我,喉咙里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救……救我……”4 @3 k8 P, w- ^3 y( U

  回到家,正在看电视的妈惊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怎么了?!怎么这个点儿回来了?哎呀!哪里来的这么多血?!”我扑进她的怀里痛哭了起来:“妈……他是不是又来找我了?我去了学校才发现那块玉佩就在我书包里……您知道吗?有人自杀了,就在我把玉佩丢进小河里的时候,那个自杀的人就死在我的面,血溅了我一身……妈,我害怕……”

) e. W8 D; h: q1 U3 h) M7 d! K那一刻,我知道妈妈的内心也崩塌了,原本她一直在我面前都是坚强的模样,我之前只见她哭过一次,就是在四年前她带我离开村子的时候。其实她内心早已清楚明了,对于樊家只要有女子出生就会世世代代要执行的‘阴婚’,她早就已经深信不疑,只是不愿意接受现实罢了。

  赫源的死上了新闻,网络上疯传某高校有高考生因为高考日期将近压力过大跳楼自杀,并且呼吁家长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压力。我觉得有些可笑,赫源并不想死,他很有可能也不是自杀。在他临死前,还求我救他……

  夜里,我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不敢关灯,只要四周一黑下来,我就会自置身恐惧。- R1 t5 `U( O

7 G* n& i: ]. R; y1 }6 DX   我睡意顿时全无,惊恐万分的坐起身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即使最后什么也发现,可我还是无法安下心来……

- N2 h$ `) l% i% s/ R   隔壁房间爸妈的争吵声传来,妈妈歇斯底里的吼道:“为什么在我嫁给你之前你不说清楚你们家招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的小音会这样都是你们樊家的人害的!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跟你们樊家的人同归于尽!”# Z8 U9 k& }; j7 ^

  我多么渴望爸妈现在就过来救我,可是我内心的绝望有得到救赎,我的身体落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他抱着我倒在了床上。2 F5 |: ]# eP; Z

  阴冷的声音就在我的耳畔,我眼眶里泛着泪水,我想求他放过我,可是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他的手伸进了我的睡衣:“四年不见,你长大了……”

( a& H% v. j4 k4 A   我努力仰着头想看清他的样貌,不明不白的就被XX了,我总得看清楚他长得咋样吧?不过想想他连人都不是,说不定就是凶神恶煞的样子,要么就是那种看着渗人的……

U; s; I3 w; [& c: z+ p- Z  我急忙闭上了眼睛,我怕面具后的是张青面獠牙的鬼脸,那我只会想一头撞死,有人说声音听着好听的长相就不怎么样,他的声音……十分悦耳,所以我对他的长相只有不恐怖这一个要求。5 `; eE% O! v4 G$ T

  心里打定了主意,我只盼着夜晚快过去,鬼在白天是不能嚣张的,这个常识连我们村子里的小孩子都知道。

1 r& M7 n8 }) _3 po  那种轻轻摩擦的感觉,让我觉得身体里有股热流在朝某个点涌去,这样的反应让我尴尬无比,我还在青春期,难免会因为他的挑逗有所反应,而且我也早就经历过这种事了,四年前那一夜虽然有些痛不欲生,但他也算我这方面的启蒙老师,被他第一次XX的时候我还是个毛都不懂的14岁小娃。: M/ I/ w/ Z8 q5 X% _" {

) B5 ?% m' L$ ~7 k: J/ z0 z4 {  这家伙难道还会因为我发育得越发的好了专门从阴间跑来找我么?阴间什么样的风流女鬼有?偏偏要来找我这个大活人。1 Z& n" p' M5 W, Y. c

  他面具后的那双眼冷冷的盯着我说道:“活人?你早就该是死人一个了,有我你哪里能活到今天?你本就是我的妻,不管生死都是,我回来处,也有权带你一起。”0 }1 _! u3 P$ n' d; P! W

阴间是死人去的地方,我才不要去那里。我才十八岁,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 |" X! I& ]+ U- s/ h7 t4 k9 @, q   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勇气说出的这些话,说完我一脚踹开他,拼了命的往房门口跑去,爸妈就在隔壁,他们是我唯一的希望寄托。

9 Z/ ^8 D" i6 N2 i5 \7 I|  现在我心思怀疑他说的话是真是假,我扯着嗓子喊道:“爸,妈!救我!爸,妈——!”

  我说话,门打不开,我爸妈也听不见我的叫声,这肯定是他搞的鬼。我必须冷静下来面对他,弄清楚他究竟想干嘛。奶奶说过,鬼缠上人都是有原因的,我当然知道我跟这货结过婚,但四年了他都出现,这次突然出现是因为什么?G( J: i1 {& j0 G9 o- X! l! ^

  他整个人突然消失不见了,下一秒出现在了我跟前,我只感觉心脏突突的猛跳了两下:“我不死都要被你吓死了……你到底想干嘛你倒是说啊……”( X0 P* F/ g2 ^: G$ F

  我肚子里的东西?什么东西?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他是不是在我身体里藏了什么古怪的玩意儿,那太恶心了!5 N, z3 i+ u, }

  我被他的话弄得浑身都不舒服,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十三岁的时候来的初潮,也就是女人都会来的例假,但在十四岁那年,那晚的阴婚之后,我就再也有来过例假……

$ c( u( q4 Yk: u   以前年纪小,不知道例假不来意味着什么,现在知道是知道了,但我不会把这和怀孕联系到一起,我只听说过哪吒在娘胎里呆了三年零六个月,我不信我还能怀孕四年。8 e/ M9 F# f8 l$ B- s6 V: AA: n$ Z

, ~5 D) s. p9 J/ c+ u, G" n   在同龄人眼里,我性格怪异,不爱跟人接触,那是因为我怕我身上和别人不一样的秘密被人知道,当同班的女生们围在一起悄悄说起这些隐私问题的时候,说来例假多么多么的疼,我却只有在一旁迷茫。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

  当我蜷缩在床上要睡着的时候,妈突然推开了我的房门说道:“小音?你醒着吗?”+ W& ~9 ~* z+ ]. X2 j

  她说道:“我有事要跟你爸回趟老家,要高考了,你好好复习,事儿的话就去学校上课吧。”

" L1 f& DW" I   赫源死了,学校看门儿的老头儿也要死,渡村的人也要死……可现在爸妈却要在这时候回去,这样的巧合,不得不让我怀疑起他说的话的真实性。

) d1 Q' K& H8 Q" f6 w5 f: R# u  妈可能觉得我的反应太过激,有些不正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小音?现在去学校有点早吧?我和你爸……必须现在赶回去,你也这么大的人了,几天而已,照顾好自己。”5 D5 B/ ?8 W6 u. v* Z

! q6 V; O. H) N% O; T  我现在急于想去学校求证一件事,看门的老头儿究竟是不是像跟我结阴婚的‘丈夫’说的那样会死,如果是的话,那渡村会出事也就什么可质疑的了。/ H. X( Q7 A" b

! k* W$ a: N5 k1 Q' Q/ [1 [  妈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跟你爸商量好了,这件事暂时先不要告诉你,等你考完试再说也不迟……”. b. I% |, ^1 y& ]1 q; n! i

我有些怕事实真相让我崩溃,但我又无法印制心里的好奇:“直接告诉我吧,究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