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汽车旅游的韵事

汽车旅游的韵事

每个记载男女通奸的故事中,形容女人的与外遇对象幽会时的情欲奔放,都可以用来描述此刻汽车旅馆的房间里,杨小青辗转于床,所展现的千百风韵、和无尽风骚。而这种描述,在各个作家的笔下,虽有形式、风格的不同,但都一致显示:在床上愈是放浪、淫荡的女人,愈能获得男人欢心,而最后也会在情欲、感官上享到最大的乐趣。

  从男人的阳具进入她渴望已久的阴道之后,小青的反应就激烈无比、如洪流奔放;她连连耸挺阴户,主动争取更多的磨擦和刺激,同时娇浪地啼唤:% D& @6 d" l# w4 r* X' w

  「宝贝!……宝贝~!你好好喔~!我爱死你的…大家伙了!…我等它等得早就…心焦如焚到极点,现在才终于等到了!……喔~~,心肝。宝贝!你今天一定要……弄我弄好久好久的那种,……哦,宝贝!?」# U) c; t4 @: D* L! w

  男人一面插,一面笑道:「当然,张太太!……今天咱们时间多的是,可以多玩玩,只要妳充分发挥热情,表现得够骚、够浪,我这根鸡巴也就会够厉害地一直弄、一直弄,弄到妳欲仙欲死,好吗?」

  小青一听裂了嘴、笑靥顿开应道:

& f( X' V5 C( R- j/ PB; Z  「喔~,宝贝!…那就太棒了!…就是要这样给像你这样厉害的男人弄了,……我才能感到满足、安慰,才甘愿冒…背叛丈夫的罪名,来跟你……开房间、上床啊!」; [3 S/ {6 X3 p6 x) S/ ?8 _

  接着,她媚荡兮兮的两眼瞟着男友、同时尽情呼唤:/ ]* d0 f3 P6 T3 F( X- A% }% H

8 y+ L7 D; e" D- l+ p. H0 z  「喔~,宝贝~!…你好好喔!……插得我好满!…好充实喔!!」8 Q- `' ]* C! Y) C

! ~$ g: x7 d2 M+ V8 h  同时,小青在男人底下的身躯也更剧烈地蠕着、扭着、腾动着;她紧紧裹住阳具的阴道,泛出丰沛的淫液,润湿整个阴膣的肉腔、肉壁,令她更骚浪难耐,将屁股拱高、抬起、款款旋摇。5 V3 B- Yp$ M3 G( H( P0 i

  这样一来,男的干脆抓起小青两腿,大大劈分、往她的胸前推,直到她整个身子折卷起来,大腿分夹胸部两侧,两脚朝天高指、屁股也悬离床面。……然后,他以双肩抵住小青的腿弯,将她那条卷裹在腰际的窄裙往上扯、一直翻到肚脐上方,使整个雪白的肚子毫无掩盖暴露出来,呈现肥腴、饱满、突出的阴阜,在黝黑、浓密,一大丛茸茸的阴毛对照下,显得格外鲜明、美艳。2 M0 Pn- X; P/ o5 Z& @: b

  在这姿势下,小青的阴户每被戳一下,她小肚子也会禁不住随着痉挛一下;彷佛男人的阳具将肚子顶得拱了起来。这样的搞法,男人插送不到二、三十下,就把小青插得神魂颠倒、全身抖颤不止,两腿指向天空、乱动乱踢,更引长颈子,张圆了嘴儿,疯狂般呼号:

  「天~哪!……我的老天,我的宝贝啊!…你好大、好大啊!……插得我都要……满死…撑死了!……啊!」, d! W8 y& F* e6 r; Q- ~

/ `3 M) c% u$ \; V+ q  小青的啼唤,表现在男人插弄之下,心中的激动和身体的快感,而「情人」( N0 R9 E3 ^' G* u6 f2 v

* \1 B* t( W4 c; h1 Q/ |  心知肚明,一面努力持续抽插,一面对她鼓励道:/ [& ?# }, X- b( q+ T

2 `7 ~' p( P' k9 l( Z( Q: g9 P  「张太太,……叫吧,大声叫吧!……我就爱听像妳这种雍容华贵、高雅而有气质的贵夫人,在外遇床上叫给情夫听的淫声浪语了!」2 N2 _7 a* y5 }, U# |m1 t

  小青在男人的持续抽插下,阴道里淫液不停泛滥,被他巨大的肉棒连连掏了出来,聚满被撑开、朝天凹陷的阴户,到再也盛不下时,溢出肉坑、沿着凹槽朝屁股那儿流淌下去!……

  被淌下的淫液刺激屁股,小青更是无比亢奋,叫声也更嘹亮了:

3 p# k% `# |2 A# G/ V  「啊~,我的天哪!……宝贝~!你的肉棒棒好大、好大!……又那么硬!! x" i- ?' WO1 X9 Y/ R

  ……搞得我…简直是疯它疯死了!……啊~~,宝贝啊!……你真是太会、太会玩女人了!……而我也好爱被你插、…好爱你的…大肉棒插我!……哎呀呀~!' R- b( Q/ z" X+ }% Yo

0 ZV' X" r+ c6 Y/ i) ~% }  ……天哪,我…我的屁股都湿掉了耶!」$ M- p: @/ T" K

  男人追问:「是吗?……这感觉和跟妳丈夫弄的时候大不相同吧?」

1 i5 o8 ^3 M4 L* O& W3 h6 _  小青失魂似的,两手在自己胸前乱揉、乱拉,把奶罩都扯脱了,露出小小的乳房,和两粒挺立突出的奶头。她一面抓捏两乳,一面张大嘴、放声高啼:

8 x: r8 _' a4 m/ V  「啊~~!是嘛、是嘛!……不一样,当然不一样嘛!……喔~啊…宝贝!7 ]2 `; X4 G3 k' s0 Q8 R

" f# N9 ]2 z8 Q6 Z+ [- S% @: L, ]  你太棒、太会弄了!……我先生他怎能跟你比?……他是不可能令我满足、令我有任何快感的!……喔~,宝贝!…我只有被你……像你这样厉害的大男人搞了我才会有这种感觉,才会变这样疯狂啊!……啊~~!……喔~喔。。喔~~!1 o7 }k1 F, N& d; q' C

  ……天哪!…我的…水,我流出来的…水都淌到……屁股下面、…都要滴到裙子上了!」8 s5 X5 E# U7 A

  这时,男人才暂停下来,仍然挺着肉茎在小青阴道里、维持不动,然后一面抚摸她的小奶头,一面调侃笑道:# h5 q0 t2 k& Z$ a( L+ m5 \

  「喔~?……那岂不更好!?……张太太待会儿回家时,窄裙上除了绉巴巴以外,还外加了水渍,不就更说明妳今天的享受,何等消魂蚀骨吗?…当妳脱下它时,不也表示对咱们这次幽会,更铭心难忘吗?」^4 K, y9 P6 e5 p

0 R# R2 n/ p1 Z9 q. x[  小青被男人调侃,羞得满面通红。但同时充塞在阴道里男人的巨棒,却一鼓、一胀刺激那儿的肉壁,令她忍不住尖声呻吟,好不容易挣出一句:

  「啊,求你…脱了我……脱掉绉巴巴的窄裙吧!……宝贝!……我受不了你这种挑逗,这种羞死人的玩法了!……宝贝~!把我裙子脱掉吧!别教我担心…! Y' A: s. g, [, D

  弄湿它,就让我……好好在你大棒子底下疯狂、解脱吧!……宝贝!求求你,把我脱光,用你的大肉棒捣进我里面,……让我永远忘不了,也永远记住……每次跟你幽会所作的一切一切……所有的事吧!」4 o' c( O" U% p0 dO- ]

  *****     *****     *****

  男的抓住小青两手、提起她的纤躯,对她说:

, j# V; vi, o* e3 z( E  「啊!……用不着那么麻烦,张太太,妳只要翻身趴跪下去,屁股朝天翘起,让我由妳后面插入,就不用怕沾湿了窄裙!」8 B`8 F# N" s' k8 o* k3 }

# E* B8 ?/ S& X  他轻松地把小青屁股一推,将她身子翻转为脸朝下、背朝上,俯趴在床上的姿势。然后令她耸高了臀、朝天拱翘起来,自己移身到小青身后,翻卷推起仍未退去的窄裙,一直裹上她的腰背,将如梨形的雪白屁股毫无遮掩地呈露出来。, p0 X! F) w2 I2 z1 ~D, m

  这景象使旅馆的房间显得更加绮丽香艳,不仅对男的而言,就是对小青本人来说,这姿势也是特别令她感到「性感」的。

& C! d* A0 e+ o3 I  尤其是,自从她第一次和「前任男友」用过这种姿势以来,每回当她跪趴着、承受男人由后面插入时,都发现自己叫得特别大声;而且会感觉那根捣进体内的阳具,总是特别硬、大、而深入、会令自己抑制不了放声大叫。# E% z4 s% n2 Z+ l" Z+ p. [E

# W1 D+ B1 x7 ]" q  一点也不错,当男友挺着肉棍,从后面插进的剎那,小青就忍不住高呼了:6 G9 o4 ^' j- R

9 N) y' k9 N. xU4 r  「啊、啊~!……啊哦~~~啊!!……宝贝~~!……我的天哪!」9 E( X8 C3 [3 u) g" |& }: ~- bP

  小青此时的叫唤,正是她这一生累积的性饥渴,在只有和外遇的男人上床时才能释放出来的表现。也是只有当脸朝床、屁股朝男人翘起的时候,才得以暂时忘却羞耻、不要脸地高唤着:4 w& Z! u2 `' I0 z$ [

5 G9 z% u, t# D: L- B$ Q: q9 B$ j" P  「啊,…插吧!……我的…宝贝!……你这样子从后面戳我,会使我更觉得你真的好大、好伟大喔!……我真是爱死你这根……大棒子了!」

  这时,男友才以询问的口气道:「伟大,什么好伟大呀?张太太怎么到现在,又想不起该怎么叫啦?……」* \# O* A3 F8 E( c

4 @) a" W3 I3 B4 k, K  小青知道男的要自己叫出那种话,既羞怯又难违,只好回首瞟着他叹道:

  「宝贝!…人家还是……还是好羞嘛!可你…你真的…好大!…你的…鸡巴……真的是…好大嘛!……」9 T0 a( Y; r, L/ R4 y. i

  这样的解释引得男友发笑,而对她调侃:

; r# J8 h- R6 t% N9 T% ]+ z4 @  「张太太!……我又不是问妳谁大谁小,妳嫌妳先生的尺寸太小,已不下数十次,我们早就明白了。我要妳叫的,也不过是妳已经告诉过我,妳心中盼望、呼唤过千百遍的两个字嘛!」8 G6 z4 a' d! @( v# i! j

  小青粉脸涨红,羞得低下头,侧偏枕上,但仍翘高白臀,在男人眼下,撒娇似地左右扭甩,同时既羞惭却极媚荡地呓道:

  「哎哟~!……宝贝,你干嘛这样捉狭人嘛?……人家不已经都…叫出来了吗?……宝贝、喔~宝贝!……我要你的大鸡巴嘛!…我盼望、呼唤在心里早已不止叫过千百遍了!……可是,宝贝!……在你面前叫,我还是……好……好会害羞嘛!……」

  男友听她说「羞」,又笑了起来,用力将阳具朝小青阴道深处一挺、插到底,引得她尖啼:「啊~!……天哪!!」

$ g8 V. s! ~8 \% M! J9 E  他才大声令着:「羞?妳还羞?!羞也得叫!……叫出来妳自己听啊!」4 _5 w2 C1 {1 z& M

) s+ M6 q# w[& N' `  小青激动起来,呜咽着,愈来愈大声地呼喊:4 |' o. x! W2 x0 d+ g. c

. O# J3 M% u. \+ Rj* b9 o  「好嘛、好嘛!宝贝……我叫,叫就是了嘛!……我要…大鸡巴!……我要大鸡巴嘛!!……啊~,宝贝!…肏我!!…大肉棒、大鸡巴…肏我嘛!!」' _7 v7 |( _, y% n8 b6 p

  男友的巨棒在小青阴道里开始强而有力、长驱直入抽插,每一挺都直捣肉道深处,将大龟头重重撞到子宫颈上,令她不得不尖啼、高呼,又在阳具抽出时,焦急得大喊:$ J* J: \& h) v( ]$ t8 {" B8 }' N

  「啊!……肏我!……大鸡巴肏~~我!……」

. E! T7 z- {" K7 @, v/ t  同时阴道里的淫液源源不断地狂泄,被阳具掏了出来,淌到阴户外面,滴落到床单上,还有的,则顺着大腿内侧往跪着的膝弯里流了下去!……

& c8 w0 h; u% x1 f1 }  如此消魂的享受,难怪杨小青要尝到滋味就乐不思蜀了啊!" s9 G/ R0 A5 p% u1 N6 p

9 d4 z. J6 u5 G  *****     *****     *****

  *****     *****     *****

  在这车水马龙大都会的黄昏,在这条灯火辉煌的大马路旁,在「清泉旅馆」

0 Q' ]( \( q2 l# Z  后面的小房间里,幽会中的一男一女;……,这段「故事」里的主人翁,已完全忘了世界上一切喧嚣、忧愁、牵挂,只顾在床上打得火热。+ h2 ]9 r; Y# H$ \

  制造着本是给他们自己听的、响彻整个房间四壁的震荡与喧闹。要不是因为汽车旅馆原来就是给幽会男女上床所用,小青的呼号声传出房间门窗,听在渐渐纷至沓来的其它房客耳中,一定会以为是某个女郎遭到了什么剧烈的残害,还是什么凄惨、暴力的淫虐哩!

7 I3 z9 q/ j0 ?$ {- [' x6 L0 y& n  当然,小青窄裙都未脱、跪趴在床上,被男友从后面狂抽猛插的景象,确实正像被暴力淫虐着似的,凄厉而动人极了。

0 _/ O8 I$ W! EL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的滋味,才令她更觉得有种澈底解脱似的、像不得不依从男人处置的「被动者」,任他「强暴」、「淫虐」、「玩弄」、「享用」;……

  而自己则是因为「被迫」做这种「下流」事,被强制叫出「肮脏、淫秽」的话语,所以才能抛掉一切羞惭,毫无廉耻地放浪形骸,而不觉得自己「红杏出墙」的耻辱。

  其实,此刻的小青那管得了这么多?!……她承着男人大阳具的插弄,正在欲火旺盛、淫浪汹涌的兴头上,顾着享受被塞满的滋味还来不及,那里会想到给丈夫戴绿帽,和偷汉子的羞耻呢?$ k2 I/ E0 Z/ b2 R

3 N+ T0 d0 V! I% K  尤其,现在男人的阳具在阴道里抽插得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强而有力,一下又一下的刺入,他好有肌肉的肚子阵阵打在自己挺举的臀上,而身子里的最深处,被那颗巨大的龟头,重重撞击子宫颈部的肉棱子,强烈的「酸痛感」直透心肺,令她禁也禁不住只有连连高叫、呼天抢地似的唤着:

  「宝贝!!…喔,宝贝啊!……肏我吧!用你好大、好大的大鸡巴肏我吧!

+ B1 E+ O5 g' }5 q  喔~…天哪!……我爱死了!……爱死它了!」: D# H) b; a* E/ Y8 u6 Q( w2 @; A8 M

5 w/ k0 T% P1 A- d# J( J  叫着叫着,小青激动了起来;连续的嘶喊,变成阵阵呜咽,而在男人持续、猛烈的抽插下,整个身子被震得一抖一颤,到最后眼中的泪水都迸溅出来,沾在眼帘上,闪烁晶亮。L+ G: n) _4 G1 K

  这时,男友又缓下来,阳具紧紧挺在小青身子里,撂起她的秀发,轻声问:. M$ U- |/ `0 e- m' U, W7 v

  「是吗?张太太!……原来妳就是要被男人这样厉害的、像摧残似的肏了,才会显露妳风骚淫浪的本性,才会变得像荡妇、婊子一样的叫床?……才会叫得如此动听?……」

* J+ x8 X8 r$ U. {# D$ \  此刻的小青,趴跪在床的身子己被「撞」成更为不堪的姿势:整个上身跌了下去,紧贴枕褥、床单,纤细的腰肢往下垂弯,垂到不能再弯的地步,连那条一直未脱的窄裙都翻滚卷裹到背脊,完整露出仍然高耸翘起的浑圆、洁白臀肉。

3 |) q/ H4 I; c, Q; uD1 I  而她一幅如被摧残的花朵、楚楚动人的脸庞,看在男人眼中,也显得更性感、诱人无比。他将小青头发拢起,撂到一边,露出侧偏的脸,看着她羞红的面颊,追问道:N' c+ ]; L' u1 u) S2 C: R

  「张太太!…妳知道吗?如果妳…在妳丈夫底下也这么会叫床的话,或许他会产生男子气慨,会硬到令妳满足吧?」

  这一问,把小青的脸问得更红,翻白眼朝男友瞟了好一阵,娇滴滴嗔道:8 Y/ ^5 R7 B, ~3 H- G

  「哎哟~!……宝贝!别这么取笑人家嘛!……我…是已经被你……大鸡巴肏得死去活来;都快要命了,才神智不清那样叫的嘛!……你又讲人家的先生干吗嘛?……喔!…宝贝、宝贝~!……你大鸡巴怎么这么厉害嘛!?」

; t* ]# f! _' B4 o' W. f! p. N/ u  男友暧昧地笑道:「这不就对了,张太太?!…当妳一神智不清,就叫床叫得特别动听,所以,只要能把妳肏得死去活来,任何男人都可以令妳在床上风骚、性感、淫荡的吧?!」

  男友说着时,还每讲几个字,就用力朝她肉道里一顶,撞得小青跟着喔~!

  喔~!大叫不停;但正因为他一针见血说中了,她才明白自己就是这样子的女人啊!

9 W# l5 ^" `+ L2 `4 g9 n2 y* l  只是这景况下,她又开不了口承认。只好回首瞟着男友,媚荡地应着:

" ?! eb( O8 T8 H9 M  「宝贝,你好那个喔!……明明知道人家就是因为,丈夫…不能,才不得不找寻“外遇”的苦衷,还故意羞辱人家,把人家讲成好…人尽可夫似的,连最后一点颜面都不留、都要剥掉。……宝贝,你真残酷、也好绝情喔!」

+ V/ m# T- H" a* RS& i% ]  小青的阴道,被阳具塞得满满,堵得一点空隙也有,讲出这话更是娇滴滴的,引得男友兴奋起来,肉棒在小青身子里一鼓、一胀,弄得她又呜咽起来。

  这时他才又追问道:「难道我说得不对,张太太?!……难道妳不是只有在幽会的床上,才会放浪、才会骚、才会荡的吗?!」

! q* H' K7 }: v# F) V, t% Z  小青在身心同时被夹攻之下,终于叹了口气,半点头、承认了:" U- n( ^+ L; V7 J0 Y% {

7 U& z& N' N: H& }7 F  「唉,宝贝!…你要人家怎么说嘛?……我…真是被你看穿了!……我…我就是…除了跟我丈夫以外的任何男人上床时,……都会变得好放,好浪,好会骚、好会荡的女人嘛!」) S: o4 k0 |. a# |* g

  小青的情人,果然不愧是个玩家,在她卸下最后的「尊严」、承认她的骚荡时,反而把大阳具从她体内抽了出来。……$ S& x: z+ [, z

* n! Z- U# F6 @/ ^) a2 q  *****     *****     *****

  小青急得大叫:「啊!宝贝!为什么把大鸡巴……抽走!?」

5 d, p* q0 B% k. w% d  男友靠卧在床头,仰躺下来,然后拉着翻过身的小青,使她面对阳具趴俯,才对她说:/ W* d! y1 i& E6 J

( }& m4 CX( ~  「来,来!…承认了就好,张太太;我现在要的,就是欣赏妳在明知自己的本性之后,……如何主动展现妳的性感、风骚、和挑逗男人的吸引力呢!」

  小青的目光,盯着男友的大肉茎瞧了又瞧,想到它起先紧塞在身子里的时候,插得几乎要了自己的命;而现在看见它这么雄纠纠、气昂昂地立在眼前;弯弯曲曲的筋脉,浮凸在粗犷、巨大而长长的肉茎上;再加上棍顶鼓胀得像颗大李子的龟头,呈现一副威彪悍的模样。不由得从身子里感到强烈的骚痒、空虚;觉得彷佛像有千百只蚂蚁爬行在自己阴道深处、麻痒到极点;恨不得立刻被大棍子再插进去、戳个千百下。

  她禁不住两膝跪着,将腰肢弯下去扭动,再耸翘起屁股、款款摇着。……

) R1 B# Q7 B. |; \5 X  一面摇屁股,小青一面对男人骚劲十足、媚声媚气的唤道:

3 C/ X) I8 v5 ~1 R, u  「宝贝,你真是好会对付、好会玩女人喔!……人家里头…刚刚才得到一点充实慰藉,一下子又被收回去,害人家空虚得要死,只有厚着脸皮让你……欣赏什么、什么表现的………简直…羞人羞死了!……不过宝贝~!讲真的,就是要这样子被你玩,我才会变好兴奋、性欲也好亢进了咧!……* M* {5 T1 N) {; Z4 B

  「…那,宝贝,在被你玩过的女人当中,恐怕个个都…疯你疯狂死了吧?」0 X$ R3 h6 z0 _6 L) D1 h# _

  说着时,小青两手又捧住男友的大阳具,上上、下下搓揉,两眼更淫兮兮地瞟着它,噘起薄薄的唇、勾呀勾地等待男人回答。

$ f1 d0 j. C; V' W~( g/ q  但男友只抿嘴笑而不言,以欣赏的眼光朝小青嘴角盯着看,然后才说:

9 _# f0 t1 n: Y$ i2 v' l  「我这么厉害啦!只不过有些女的不用什么工夫就能玩,有的嘛,得好好教导之后,再多加练习,才会有好成绩!」

  小青听了娇滴滴地说:「宝贝!……你知道,我自从被你这样……临床教导之下,把自己本性都看透以来,我也就更觉得整个人都…变成像专门给男人玩的女人了呢!」9 g1 {$ Z9 f+ P

# H$ C+ e6 d& ~8 i+ T, s/ a  男友笑着反问:「是吗?是我~把妳教成这样的吗?那妳跟前任男友上床时,也同样有这种感觉?像专门给他玩的一样吗?」

3 N+ a# G1 z( x. D/ f  小青被问得翻起白眼、娇声嗔道:「哎哟~!宝贝干嘛又提他嘛?……你这样厉害,一眼将我看透,我还真是完全无法否认哩!」

+ H: J+ Er+ ~n* h- U# P: H  说罢,小青埋头到男友的阳具上,伸出舌来舐湿他那颗又大、又圆的龟头,然后侧头,在粗壮的肉茎上来来回回舐吻,又抬头瞟着他说:# B8 O1 hY( `6 e; h3 }/ J3 n

# |$ U: s/ w9 m: Z! l  「不过,他跟你却很不一样呢,我…总是在…在他先进去我里面……很快就流掉以后,叫我用嘴巴吃他那根东西时,会觉得自己是个…专门被男人用来弄的一样,……那种感觉跟被你玩、像一件东西似的被你弄来弄去,虽然不完全一样,可是也同样会引得我…性欲好强好强耶!」

  男友撂开小青的头发,使整个脸庞都现出来,将她的头再度推到鼓胀的龟头上。……2 ?3 S7 L7 t% F3 A$ G( e

  当小青自动张开嘴,含住龟头时,他笑着说:: u+ d+ B( v: H/ a! Q% u

  「嘿嘿!张太太,这就对啦!……妳骨子里的风骚,本来就是只认男人阳具、而不管他是谁的嘛!……只要鸡巴尺码够大、床上功夫也有点,相信任何不是妳丈夫的男人,都可以把妳像淫妇一样玩到欲仙欲死、乐不可支吧!嗯?」: C1 C& \4 S) |) a& N

3 ?; C, ]3 [! T5 q' E  男友一面说、一面将小青的颈子向下压,令她由不得张大嘴巴,让大根阳具往上插进去,塞得满满、几乎不能呼吸。她薄唇立刻紧紧包上肉茎,两眼一闭,狠狠吮吸,一面不知怎的连连点头。……

& M7 v- {4 G4 v* f, ?! A1 |  然而小青一面点头的同时,也莫名其妙激动起来,忍不住由喉中迸出娇滴滴、既高昂而又婉转的呜咽,引得男友更为兴奋,一下又一下地向上耸拱阳具,将龟头猛撞她的喉头,撞得小小的身子连连振荡、不住颤抖,而晶莹的泪水更跳出眼帘,洒落在男人的阴毛上。K7 B: Q3 A' _7 R

( I/ M2 ]/ A" q! q3 l( q4 lD% O  最后她终于再也忍不住,用力挣扎着把头上提,「波!」地一声吐出男友的龟头,泪汪汪闪烁晶莹的两眼,满脸不堪地叹着:

" |: |! _4 E, \/ kM  「天哪,宝贝!……我…真的是什么都瞒不了你,……我什么羞死人的事,你都一目了然嘛!」

" z# @. Y6 Z$ y  说罢她垂下头,把脸埋进男友的胯间,以翘耸的白臀扭呀扭的表示羞怯。6 i( |$ A+ E/ [3 mF

  可是男友却不由她,将黑发一把揪住、提着,使她再度呈现楚楚动人的面庞,朝他无比羞惭地咬唇、吞吞吐吐好半天才说出口道:7 o7 `# }( |6 S* u9 ?# {

9 e$ m3 z* \3 F2 m|3 n4 b  「宝贝!……你早都知道我…最不能提、最见不得人的秘密了!……我真的是好容易一踫到只要是男的,就会什么都禁不住的有反应了!……」" A' D% L; p( D' \( J8 K" U, q

7 N* [9 x5 [4 P7 h

/ |' g$ q0 t' E0 h+ {f. F- o$ y# Z

( o2 i# [" R8 R4 h2 r

" ~) E2 d" B% p- M- F& a% G: S* \; Y0 S



& U# S$ C# v% E/ g* _( Q% W# p

9 m% b4 }2 N: {; D

! A/ Z0 Z( e# [* ?4 u# w

2 B" {bR& k0 Q' _3 Y5 q2 ?$ a, {6 A5 K1 ?+ U2 [, c

1 X8 P3 ~' k3 ~: j& g

$ F9 w. p3 c4 e2 a- A

. y/ W% P8 p$ i# D4 s; y8 T' q2 U- Jo9 o3 Z3 Q

9 U' g) e4 C" v$ f# b5 g0 n8 z/ _7 K2 ?$ F6 l$ w0 q6 X) sV

; T, C. I4 D) y6 ~5 N! q% A3 g( q



4 B$ ~6 b5 `2 v! n

$ ]" H2 Z' x) v6 A" |

4 L# j- N; T: V: G$ y& L



- mO' |4 K6 M( \. [7 W& s) \6 h5 p' z9 \$ }5 l0 A1 V+ |! a" k

/ U. p# ], I8 R+ f: N+ {* \% i7 \5 l# ^8 K2 e8 ~7 c$ T



, g9 s% p, r$ P; R2 b. ?: v5 a* n' c$ n

- f9 T; yH8 [" \& I1 d

: f2 w+ I" a, F7 BH0 Q+ P& b" i1 Q4 O4 g4 _# J

) M' G" e+ V6 j: q( J/ G; b5 c; T6 B, |( ?6 b9 S! _7 \0 [

+ h" ~5 l/ D% I" A

" c4 A( u& V. E! K6 j, D9 j: t0 ~$ J5 t; _

6 G/ A! e+ v) [& c+ f3 O

) T4 Y5 `# g2 vnt



: {% P. e; [) `# ^8 P# Q# O' n; O1 H& [. F; x$ t- `! n' W1 p



* H8 F* L+ h8 W& O, c7 l5 X: C. M5 B$ }- {& K



% I?3 k9 i2 |4 X& N0 W. E! n; y



1 Y; q. G' {$ m4 L2 ^5 Z! r

' S/ x- x. g) g# @- ]

0 m; c$ _! o! L3 p6 v- y5 o4 ZY$ s& K! @7 J

& o" S) O+ Z; G3 l# Y

; y7 s) g. P1 E* K





' m5 |( F! c5 |* E

& Z* o7 J4 B; `/ z

3 H) Jc! F1 `% U, m' Z' ^5 ]

5 y! T/ I; W/ l( ?



- mv% ^& b: ]; o; E1 D0 i

/ U% D6 \' L, L5 G5 q; }- o

+ |) Y) l" l6 C! c7 R! {5 i8 S1 C7 }$ |5 E2 N

5 a# o. `8 a+ hn, e' b1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