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本站请将 www.xlk12.com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家庭乱伦


老师被催眠的奇妙经验

很多人都有奇怪且不为人知的奇妙经验….
原以为我只是一般人,自懂事以来也从来没怀疑过这点,直到那一天…..
「忠一班饶盈芳饶老师,会客室有您访客…..忠一班饶盈芳老师,请至会客室…」
「搞什么,中午时间会是谁….讨厌….」
为了準备学期测验的试卷,连中午休息时间都得边吃午饭边找资料,这下半路又杀出一个程咬金来,我没好气的盖上便当盒,嘴里不禁嘀咕。
「该不会又是那个神精病家长会长…..」
步出导师室,脚上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咯、咯的声响。
「好像是姓周来着…?不…不对,好像姓张…」
在楼梯上阶下阶的地方,摆着一张整肃仪容的镜子,我驻首望着自己。今年二十九了,自从来到这个高职学校算算也迈入第五个年头,每天周旋学生与校方之间,当初的一股热忱早已消失殆尽,除了上课下课还是上课下课。
「唉…连交个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
其实我算是个美女,虽然胭脂为施,五官仍显得相当娟秀,以七三比例的身段来说我应该去当模特儿的,当初若不是爸爸服务于公职,碍于书香世家的包袱…..
我仔细的打量自己,全身上下腿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地方,可惜我是个授业解惑的老师,如果穿上迷你裙,浑圆充满弹性的臀部加上苗条的玉腿,相信能迷倒不少男人,加上白皙的皮肤….为何这样的女人会没有男朋友呢…….
我不祇一次为这件事生气,要怪就怪这个令人喘不过气的工作,规定『女老师穿着要朴素,化妆不得过度』,什么叫做过度?连擦个口红都被指指点点,如果不是………………啊……糟了!
「唉呀!会客室……!」
我急忙停止自怨自艾,加快脚步往会客室走去。
会客室里,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约莫40出头,西装毕挺。
「很抱歉,我来晚了。」
这男人微微领首。我选择位于他左手边的位置坐下。
「请问你是…..?」
我这才注意到他绑着马尾,髮色泛黄,对于中年男人这样的装扮,直觉告诉我他应该是从事跟艺术相关的工作。
艺术工作….听起来挺浪漫的。
「妳是饶老师?」
「是的。」
「不好意思打扰妳休息时间,我是金耀明的父亲。」
他递来一张名片。上面印着『心灵科学研究委员会』会长的头衔。
金照辉….父子的名字都有些许铜臭味。
「原来是金先生,今天来拜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金耀明向来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一般会造访学校的家长都是因为学生犯了不小的错,至于这个班上的模範生….印象中却没什么偏差行为,这使我有些不明所以。
「您别误会,犬子在学业成绩上一直都教我放心,只是近来….呃….这件事说来真难为情」
「金先生您请直说无妨。」
「好…好吧!我就直说好了…..事实上前几天我在他抽屉找到这个东西。」
他稍迟疑,缓缓从西装口袋拿出一个小牛皮纸袋。
「这是…..」
「饶老师妳打开来看没关係。」
这里头会是什么?会不会是小孩子恶作剧用的假蜥蜴、假蟑螂之类的东西……想起来有些毛毛的,但在这男人面前我可不愿被看成胆小鬼。
「啊……这是…….」
那是我找了很久的项鍊,心状琥珀上雕砌花纹,细工别緻外还镶数颗碎钻。
「原来我也觉得除了别緻外,这项鍊并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直到前几天我经过耀明的房间,看他对这东西念念有词…..所以…..」
「念念有词?」
「是的。」
「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呃….这….」
「金先生我很好奇,请你务必告诉我。」
他犹豫一会儿,自手中拿走项鍊,思量片刻,头低得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那好吧!饶老师妳不介意我就照实说,他就像这样做….」
金先生抬起右手臂拎着项鍊晃动起来,琥珀色的心形项鍊左右摇摆着,他的姿态优雅从容,我对他这举动感到狐疑,不禁注视他的动作。
「饶老师….妳看清楚这项鍊…..」
「呃….好….好的…………..」
「这坠子很美……美得让妳忘记压力…….忘记束缚…….」
「………………」
「天慢慢黑了起来…..妳很快就会感到疲累….」
「………………」
「妳将进入妳的潜意识里…忘记现在的妳……」
「………………」
「妳现在很想睡了,等妳睡着以后我就是妳的主人…….妳的主人…..」
「………………」
「………………」
「啪!」
良久,我才发现自己光着身子泡在浴缸里,水都冷了,刚才不禁想起中午的事怎么脑袋却一片空白?隐约记得他拿起项鍊…..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客厅的电话再度响起,我得赶快离开浴缸,现在可不是生病的时候。
「喂。」
「………………」
「喂,找哪位?」
「是我。」
「你…你是谁?」
「我是妳的主人。」
「神…神经病!无聊!」
『啪』的一声,我狠狠地挂上电话。
「神经病!这么晚还有这么无聊的人。」
我没好气的打开冰箱,想喝瓶啤酒消消火。
「铃…….铃…….铃…….铃…….」
「这下又是谁?」
「喂。」
「………….」
「找谁?」
「妳这不乖的女孩,竟敢挂主人的电话。」
「你……你是谁?」
「………….」
在这幽静的夜晚,这通电话让我听起来毛骨悚然。
「喂!你再不说话我要挂电话了!」
「啪!」
「………….」「嘿嘿…..饶老师,现在妳穿着什么!」
「是…是浴袍。」
「很好,我要妳慢慢解开腰带…..」
我的手不听使唤的丧失自主,腰带落下,里头白皙的胴体若隐若现。
「现在,告诉我妳的奶子好看吗?」
「是…很美。」
「混帐,要用形容的方式说出来!」
「我的胸部很丰满很有弹性,乳晕是淡红色的,皮肤白嫩…..」
「不行!我要妳充满淫蕩性感的口吻说出来!」
「是…是的….我的奶子坚挺的很,乳头慢慢硬了起来….啊….好软…」
我的右手托起左乳,指甲深深地陷入乳房。
「很好,把浴袍脱了。」
「好……脱下了……」
「饶老师,妳的毛黑吗?」
「我的穴毛又浓又密,黑黑的很浓密。」
「把手伸到阴户吧!」
我有点热起来,左手很熟悉的摸向花蕊。
「啊…..已经湿了。」
「嘿嘿….果然没看错人,饶老师妳果真骚在骨子里啊!」
彷彿坠身五里雾中,心中泛起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下体渐渐起了异样的变化。
「告诉我,妳会用手指挖弄那里吧!」
「是…..我很愿意…..嗯….喔…..」
手指很适切的触及阴户敏感突起的部位,那里燃起了一团火。
「妳湿了吗?」
「喔….是…是的…很湿了…..」
我说了令人难为情的事。
「可以了,停止吧!我们还有明天呢!」
话筒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眼前景象突然一片清晰,我望着自己裸露的身体,无法解释为何手指会插进下体,还有床单上湿漉的痕迹,犹如做了一场梦…..
没错,一定是这样,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眼前种种奇怪的现象。
「真讨厌,我一定做了那种梦……」
下午昏昏沈沈的上完三节课,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
「啊…..好累…..」
打个哈欠不顾一切的往床上倒去。正想好好的睡个觉电话铃声响起。
「喂,盈芳吗?」
「喔,郁姿是妳呀。」
「我们明天晚上在家里聚会,妳来不来?」
「明天期中考,晚上还要上辅导课,我抽不出身。」
「来嘛!我老公特地找了几个男的,都蛮帅的哦!」
「这….我再看看好了,明天给妳电话。」
「好吧!好好考虑一下喔!」
天啊!明天週末人家都逍遥去了,我还得上辅导课,马上就要期末考现在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去玩。再说我那班学生进度落后一截,好学生没几个,现在的孩子都爱玩的很…..
卸下衣服我需要洗个舒服的热水澡,一张白色纸笺自口袋落下。弯腰拾起,斗大的『心灵科学研究委员会』字样映入眼帘。那个金先生看起来挺斯文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外表看来一点也不像会是从事这行业的人…….
翌日,期中考的日子,我捧着一堆试卷走进教室,学生们纷纷就位板起严肃的脸孔。
「班长,把考卷发下去。」
座位间隐约传来一阵偷笑的声音。
「笑什么?这次考试平均分数不及格的人,每週六留下上辅导课!」
教室里又是一阵模糊而刻意忍住笑的声音。我想起昨晚那不可解释的情景,深怕是自己的幻觉,这使我不安。学生都低着头奋笔中,诺大的教室彷彿掉下一根针都可清晰听见般的安静。
我在座位间走道巡视,一边小心高跟鞋的声响,不知觉来到最后一排。那个斯文似曾相识的面孔吸引住我…..是金耀明。
这学生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个交卷,但是他现在的模样让我担心。
「金同学,你怎么不快点答题?」
我俯身轻声的问他,被中断发呆的他抬起头来。
「老师,我都不会。」
「都…都不会?」
「是啊!这些试题课本上都没有。」
不会吧!模範生都答不出来的问题…..我得瞧瞧….
「这…..这是….三年级的考卷…….!!」
瞬间,我发现所有的同学都望着我。这真是令人尴尬的想要死掉,一定是急忙中把考卷拿错了。
「呃….老…老师拿错考卷了….对…对不起….班长把考卷收回来,我去拿正确的。」
我一定涨红到脖子了。心里既懊恼既生气,我怎么会这样心不在焉的。不行,我得振作起来。
班长把收齐的试卷交回来,眼神透着一抹捉狭的眼神。
我不敢再多留一秒钟,挺起勇气走向门口…..
「啪!」
「……………」
我好像被定住了,脚底黏在地板上,那种坠入五里雾的飘渺感又再度侵袭我。
「啊….老师不动了….」
「真的耶!真的不动了!!」
「好厉害,好神奇喔!」
「我还以为不可能的…..哇….老师好像睡着了….」
「哪有睡着?她眼睛还睁开的呀!」
我彷彿听到学生在鼓譟。
「各位同学不要吵,你们想不想看魔术表演啊?」
背后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暖很熟悉。
「好,你们想不想看老师像A片里的女人那样呀?」
「骗人!老师才不会哩!」
「好哇!快点啊!」
「真的吗?」
四周的气氛很热,我不怎么明白原因,感觉有人靠近我。
「老师,请妳坐到讲桌上。」
讲桌……我好想坐在那上面。对了….就是这里。
「嘻嘻….你们看老师不是都听我的吗?」
「哇塞………..」
「真的耶…….」
「老师张开腿,大家等着看妳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呢!」
双腿宛如受到牵引,短裙被撑开,不仅内裤的颜色清晰可见,连蕾丝样式都一览无遗。
「喔….原来老师喜欢这种浅绿色的内裤。」
「中间还有点黑黑的。」
「半透明的哩!」
「大家围过来看老师露出的那里。」
无数对充满好奇、贪婪、饑渴的眼神全都投射在私处,我觉得被融化。
「老师把衣服脱下来吧!」
「不..不对,要慢慢的。」
「就是这样,先解开钮扣吧!」
我把一个一个的钮扣逐一解开,对于即将裸露的胸部莫名的想马上被看见。
乳峰自衬衫里蹦出,浅绿色的胸罩裹着雪白的乳房。
「老师妳很喜欢这里被看吧?」
「是的,我喜欢把奶子呈现在别人眼前。」
「太好了,今天妳会跟我们每个人性交吧!」
「嗯…我想要你们粗暴的进入老师的身体……」
我想不起来一直跟我说话的学生到底叫什么名字…..
身体好像更柔软起来,我可以感觉罩杯里的乳头开始变硬。
「现在可以把胸罩解开了。」
我极端的渴望暴露,即使一丝不挂也会让我更高兴。
「终…终于看到老师的胸部了….」
「好…好漂亮的奶子耶…..」
「真不敢相信…..」
这些话似乎是最好的讚美。
「老师妳真美,阿顺帮她把内裤也脱下吧!」
叫阿顺的学生有一张娃娃脸,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他不熟练的褪下我的内裤,动作的同时眼睛不时看着双乳,我想他应该很想吸允粉红色的乳头也许他对母亲的乳房也这么遐想吧!我注视他的动作,豔丽黑绒般的耻毛已经毫无遮拦的赤裸。
学生再度一阵喧譁,有几个大胆的蹲在双腿之间直直地盯着那里,这使我羞愧难当。
「平时威严的老师,没想到这里也茂盛异常,你们看都湿了。」
「哇….老师梦寐以求的阴唇,现在看得一清二楚的。」
「嗯….好香,老师连这里都是香的。」
这些小鬼灼热的眼神,让我觉得淫乱,花蕊深处像抉堤的河流,透明黏稠的蜜汁不断从那里涌出。
「啊…我受不了了…」
其中一个学生解开拉鍊,对着我雪白鲜嫩的胴体自渎起来。其他的人也纷纷亮出自己的宝贝,週遭有浓烈的尿酸味道蔓延,靠近身旁的还把龟头放在大腿磨擦着。
「太棒了,这节课我们就让平日严格的美丽老师,好好的变成玩物吧!」
熟悉的声音带些轻蔑口吻说着。像是一道命令般,学生们开始触摸我,瞬间全身上下有许多手掌覆盖,原本凌乱的上衣和裙子,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扯下,无法分辨是谁的手玩弄我的乳房,或是粗鲁的把阴茎顶入我的口腔。
顿时,教室里女老师赤裸的身体,成了所有学生玩弄的目标,我完全不想抵抗,潜意识中希望被欺凌强姦的快感,侵蚀全身的官能。
我瞇起眼睛,眼前有数张脸晃动,双唇被紧紧的贴住,稚嫩的呼吸彿过脸庞,来自双乳轻微的疼痛激起乳腺的酥麻感。
「老师,让我第一个跟妳性交吧!」
我似乎听见有人这么说,接着阴道内的肉壁感到被撑开。
「喔…好舒服…老师我终于进入妳这里了…」
「真…真紧…老师虽然不是处女……」
我很想大叫:〈快动啊!狠狠的抽送,我会感激你的…〉无奈有支腥骚的阳具塞住嘴巴,发不出半点声。
「阿茂!要动屁股啊!」
「阿茂,没想到被你抢先一步了!我排第二个哦!」
「好,阿国我排你后面。」
「你们看老师好像很舒服!」
〈好极了,穴内的东西动起来了。〉
〈喔…有点痛..太..太粗鲁了…慢…慢一点〉
〈啊..就是这样…很..很硬啊…..〉
「老..老师…里面好暖啊….喔….」
「啊….太舒服了…啊啊……….」
〈讨..讨厌,有热烫的东西射进来了。〉
「阿茂你真没用,走开换我来。」
逐渐萎缩的阴茎拔了出去,另一支澎涨的硬物冲进生殖器里。
「唔..唔…喔….嗯..哼….」
「看!老师叫出声了。」
「这…这个婊子…平日兇巴巴的…现在肏烂妳…」
胸部上正在吸允乳头的脸庞挡住他的脸,他的手扶起我的屁股,插得很深。
〈喔…哼…很..很会玩哪…喔…真..真要命….我会发疯啊….〉
〈啊啊…顶到..子宫..了…..〉
「阿国你快点!后面还有很多人耶。」
「别..别鬼叫…就…就快了….啊啊….」
〈不..不要…不要那么快射….喔….〉
「我射..射了…」
〈过…过份….我还….唔唔…〉
口腔里同时也注入一股浓烈的液体,多的我无法喝下去,有部份从嘴角渗出。
更有人握住我的左手,让我摸着充血的海绵体,热烫粗大的程度使我的手显得瘦小。
〈快..快进来吧….求求你们….〉
〈喔…对了…用力点…啊…..〉
「老师的那里好湿啊!」
「大胖你别太猛,讲桌会垮呀!」
我觉得天旋地转,双腿被用力的张开,这支肥大的物体使我有些吃不消。
〈啊…塞满满的….我快死了….喔….〉
〈这家伙…啊….喔….不..不行了….〉
噹…噹….噹….噹……矇胧中下课的钟声响起…..
我缓缓地抬起头,只见午后的阳光斜斜的照射进来,剎那觉得刺眼,这…这里是那里?
「咦!我怎么在教室里睡着了?」
学生有的不在位子上,对..对了,今天是期中考,是学期测验的日子。
「真糟糕,我居然睡着了。」
昨晚睡得不安稳,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睡着,刚才训导主任不知道有没有看到….
「老师!」
「什..什么事?」
「考卷可以交了吗?」
「呃…可…可以,写完的同学交到老师这来。」
学生们把考卷一一的交上,一会儿功夫教室只剩我一人。
「该死,我这几天怎么搞的,还有好几堂测验,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收拾好考卷,我急忙奔回导师室。
「饶老师。」
糟了,是训导主任。
「呃..是..有什么事吗?」
这全校有名的老色狼左顾右盼一会儿,靠近耳旁低声的说:
「饶老师,妳的…妳的衬衫没扣好…」
「啊!」
我低头一看,前排两个扣子扣错孔,里头的春光乍现,乳沟看得一清二楚,顿时使我羞愧的满脸通红。
「对..对不起!」
「呵…呵…蛮丰满的嘛!」
老色狼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的乳房,慢慢转身走出导师室。
让他一说,我觉得浑身都不对劲了起来,下体隐隐地也有些酸麻。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